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海北旅游 > 资讯杂谈 > 正文

红色之旅:重温“两弹一星”精神

发布日期:2017-7-18 上午 11:01:47 浏览:136

6月29日-30日,海东时报社与祁连山报社联合开展了“行走海北”系列活动。在红色之旅中,报社全体党员来到海北州西海镇深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受教育之余,记者们用手中的笔和镜头传承着“两弹一星”精神。图为大家参观原子城纪念馆。摄影:周海新

纪念馆

纪念馆中展出的照片

原子弹爆炸新闻

当年科学家工作的塑像。摄影:周海新

纪念碑

青海新闻网讯走进原子城,翻阅那段历史,难忘那些可亲可敬的为“两弹一星”研制成功作出贡献的人们,是他们用无私言行造就了“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勇于攀登”的“两弹一星”精神,造就了昔日原子城的辉煌,也为世人留下了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

6月29日-30日,海东时报社与祁连山报社联合开展了“行走海北”系列活动。在红色之旅中,报社全体党员来到海北州西海镇深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亲身缅怀和学习那些为国家和民族付出汗水甚至生命的英雄。活动充分激发了党员记者们的爱国热情和民族精神,增强了战胜困难的信心。受教育之余,记者们用手中的笔和镜头传承着“两弹一星”精神。

今天,海东时报记者就带您重温“两弹一星”精神。

在青海诞生

1955年1月15日,毛主席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专门研究发展原子能问题,会议从保卫国家安全、维护世界和平的战略高度出发,最后作出了发展核武器的战略决策。

1957年5月,一架飞机在金银滩草原上空低低飞过。飞机上乘坐的是李觉、吴际霖、郭英会等多位二机部九局的领导和专家,他们正在为共和国选择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认为金银滩是最适合修建核武器研制基地的地方。

1958年5月31日,邓小平主持中央会议批准了他们的筹建报告,确定核武器研制基地为02工程,代号为xxz或221厂,对外称青海矿区。

1959年,中国的核武器研制事业在金银滩牧民和青海人民的支持下,拉开了基地建设的序幕。在三天之内,金银滩草原的1700多户牧民备鞍打马,为共和国核工业事业无偿地让出了世居之地。

1959年4月,李觉与九院副院长李信、徐步宽等率领103建筑公司与104安装公司一万多人,浩浩荡荡挺进金银滩,安营扎寨,开始抢建221基地。青海省委、省政府十分关心221基地的建设。当时的省委书记杨植霖、省长王昭给予了很大支持,指定以薛克明副省长为首的专门领导小组,对场地移民、设备维修、地方性建材、公路修建、生活供应、治安保卫、保密等都做了妥善的安排。除此之外,青海省还从河南支援青海建设的支边青年中挑选出2000多人,充实施工力量。

将军和科学家为了祖国的核事业不怕吃苦,艰苦奋斗,这种精神深深得影响着当时的每一个人。怀着为祖国伟大事业献身的自豪感与使命感,大家很快适应了高寒缺氧的气候和艰苦的生活环境。短短几年时间,原本空旷的草原上就坚起了一座座工厂、烟囱,原来只有羊肠小道的地方修起了公路和铁路。辽阔的金银滩草原从三顶帐篷逐渐变成商业、邮电、学校、医院等各种设施齐全的建设区。

“两弹”成功爆炸创奇迹

1959年6月,原苏联政府致函我国政府拒绝提供核武器援助。在基地,原二机部部长刘杰把第一颗原子弹的代号确定为“596”,目的是激励大家自力更生,发奋图强,造出“争气弹”。

这时,我国正遭遇“三年困难时期”。基地地处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寒缺氧地区,一年有八九个月都要穿棉衣,就是夏天也得穿毛衣。在建厂初期,人们住的都是帐篷,自己动手挖防空洞、拔茅草苫房顶,造半地下的干打垒式房子,吃半生不熟的青稞面馍,喝溶化的雪水和河水。

1964年10月12日16时59分59秒,一个石破天惊的时刻。当从青海省海北州海晏县研制成功的原子弹,像一声惊雷,在荒漠罗布泊爆炸后,全世界都惊呆了——中国人在创造奇迹!美苏两国的核垄断从此被打破,共和国国家安全得到了有力保障,亿万人民欢欣鼓舞。

由于担心基地遭到美国和苏联的袭击,在原子弹爆炸之后,基地的部分设备从金银滩转移到了湟源县,但工作人员依然坚守岗位,不同的是每天都多了一项工作——防空演练。那时,草原四周的高山上都驻有“灯营”,并架有大炮。每到夜晚,细心的职工偶尔会看到山顶上有灯光闪烁,那就是监视着空中安全的探照灯。直到两三个月之后,紧张的局势才慢慢缓解。

离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仅两年八个月后,我国第一颗氢弹也在这里诞生了。此后的30多年里,来自全国各地的科技工作者、工人和人民解放军、警卫部队指战员,在这块1170平方公里的神秘禁区内,艰苦创业,成功地实现了武器化过程,生产出多种型号的战略核武器,使中国跻身于世界核先进国家的行列,壮了军威、国威。

“两弹一星”精神的高地

1987年,为了适应国际环境的变化,表明我国政府全面禁止和销毁核武器、维护世界和平的决心,同时为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战略转移,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联合下发了“国办发(1987)40号”文件,作出了撤消221厂的决定。到1993年,按照“适当集中,合理分散”的原则,在全国各地安置了221厂的全部职工。

原子城退役后,基地如何处置是当时最有争议的一个问题。有人主张全部拆毁,但大多数人认为只要科学地处理好污染物质,原子城完全可以和平利用,继续造福于人民。青海省为此多次向中央建议,新华社也专门写内参反映了地方的要求和专家们的可行性分析。最终国家决定将它交由青海省和平利用。

1993年8月,基地环境整治通过国家验收之后,海北藏族自治州州府正式从门源县整体迁入基地,并将基地重新命名为“西海镇”。至此,国营221厂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缓缓地落下了庄严而神秘的帷幕。

为了纪念我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在西海镇,竖立了一块纪念碑。纪念碑是221厂工会主席李纯荣设计的,高16.15米,像一张紧弦待发的弓,象征着我国第一颗原子弹于1964年10月16日15时成功爆炸。顶端高高镶嵌着一个和原子弹相吻和的球体,东西两面各有18块花岗石组成的蘑菇云浮雕,象征地处金银滩草原的18甲区(即18个工作单位)。顶端下部四周,设计的是抵御性的盾牌和展翅欲飞的和平鸽。而正面“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的碑名,是当时已80岁高龄的张爱萍将军亲手题写的。

青海省原子城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是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旧址,是中国原子能科学技术事业和核工业发展的摇篮,是中华民族崛起的重要支点,因孕育了伟大的“两弹一星”精神而被世人誉为“原子城”。1996年,该基地被青海省命名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1年,被国务院命名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被中宣部命名为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2009年5月建成的青海原子城纪念馆是全国唯一全面、系统介绍中国原子能科学事业和核工业创建与发展历程、原子城特殊历史与辉煌成就的大型综合性专题纪念馆。从2001年至今,胡锦涛、温家宝、贾庆林、张德江、刘云山、李长春、贺国强、曾庆红等中央领导和300余名省部级领导干部先后到原子城或纪念馆视察指导。

如今,昔日生产核武器的原子城,已成为全国重点、青海省最具影响力的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红色文化展示基地和重要旅游观光为一体的综合性红色旅游景区。故地重游的基地建设者们感叹:“祖国不会忘记我们,人民不会忘记我们!”

资料来源:青新网、人民网、新华网)

中国“两弹一星”功勋

于敏,核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60年底开始从事核武器理论研究,在氢弹原理突破中解决了热核武器物理中一系列关键问题。

王大珩,光学专家,生于江苏吴县。中国光学界的主要学术奠基人、开拓者和组织领导者。开拓和推动了中国国防光学工程事业。

王希季,卫星和卫星返回技术专家,生于昆明,白族。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学院获硕士学位。任航天工业部总工程师,返回式卫星总设计师。

朱光亚,核物理学家,湖北武汉人。1957年后从事核反应堆的研究工作。1994年中国工程院成立,朱光亚出任工程院首任院长。

孙家栋,辽宁复县人,长期领导中国人造卫星事业,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上世纪60年代,孙家栋受命为卫星计划技术总负责人。

任新民,航天技术和火箭发动机专家,安徽宁国人,中国导弹与航天事业开创人之一,曾任卫星工程总设计师。

吴自良,材料学家,生于浙江浦江县。1948年获美国卡内基理工大学理学博士学位。在分离铀235同位素方面作出突出贡献。

陈芳允,无线电电子学家,浙江黄岩人。1964年至1965年,提出方案并参与研制出原子弹爆炸测试仪器,并为人造卫星上天作出了贡献。

陈能宽,材料科学与工程专家,生于湖南慈利县。1960年以后从事原子弹、氢弹及核武器的发展研制。

杨嘉墀,江苏省吴江县人,中国航天科技专家和自动控制专家、自动检测学的奠基者。领导和参加了卫星总体

[1] [2] [3] [4]  下一页

最新资讯杂谈
本周热点
  • 没有资讯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