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海北旅游 > 企业单位 > 正文

《财经会客厅》“证券教父”阚治东访谈文字实录

发布日期:2017-7-14 上午 12:30:03 浏览:80

2010年1月,中国证券业教父级人物阚治东做客网易财经会客厅。在网易财经与阚治东两个小时的对话中,阚治东畅谈了他二十年的股市人生:他和中国证券业第一代参与者的辛酸探索与激情冒险,与同样教父级人物管金生、尉文渊等人的竞争、友情岁月。他还对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现状表达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的股市更适合散户来运作,特别是创业板和中小板。阚治东现在从事创投工作,先后成立奥锐万嘉、东方汇富等创投基金,在节目中他告诉网易财经,他从事创投事业的第一笔本金来自好友尉文渊(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任总经理),阚治东透露现在他所管理的基金所投资的10多个项目基本都具备了上市资格。

以下为访谈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网易财经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财经会客厅节目,本期财经会客厅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中国证券业的第一代证券人阚治东先生,他的经历用他新书里面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他亲身经历了中国证券市场早期各个发展阶段的工作,经历了其中大大小小的事件,目睹了证券市场内在的、外露的、正面的、反面的、美好的、丑陋的种种现象”相信他今天也会给我们带来非常精彩的观点,阚总,首先欢迎您来到财政会客厅这个栏目,跟我们的网友打个招呼吧。

阚治东:各位网易的网友们,新年好。

《荣辱二十年》说出了70的真相

网易财经:阚总,您的这本新书《荣辱二十年》已经出版一个月了,市场反响也非常好,您在书中写到,这本书里涉及到的一些事情,可能到今天都是比较敏感的。如果我们把您过去二十年当中的一些所见所闻所历视为一百分的话,您觉得这本书大概说出了多少真相,您希望通过这本书传达一些什么样的信息?

阚治东:实际上就是我想告诉大家,曾经我们早年的证券市场是这样一个情况,我们也曾经做了这样一些工作。如果说一些敏感的问题,就是1997年大家知道的沪深,“深强沪弱”两地之间“金融地位之争”。在争的过程中间,有一些细节涉及到很多人、事,有些事情我也是为了体现对大家的尊重,所以在这方面的一些细节我就不便多说,也包括我们说的在深圳南方证券的过程中间,除了我书中谈的这些部门,也包括很多部门当时对南方证券的一些态度的细节,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这些细节可能也不是很适合说,因为怕引起大家的误解,所以要问我在这两个事件当中谈了多少,我想我谈了70左右。

网易财经:我们还是从您过去二十年的股市生涯谈起吧,您觉得过去的这二十年当,哪一段经历是您最留恋的?

阚治东:严格意义上说,我最留恋的还是我们早期的证券市场,尽管那时我们和万国证券、海通证券,大家都是争得你死我活,但是那段时间反而是最令今天的我们回忆的,我们经常回顾的反而是这段历史。感觉这段历史大家都充满激情的在干,也有可能因为那时我们也比较年青,因为把我们的年龄去掉二十岁,那我们那个时候都是三十几岁,对不对,老管年龄比我们大一点,我估计他当时也就是不到四十,汤仁荣(前海通证券总裁)比我小一点,所以早年上海证券互相斗的最主要就是这三家。以后我们才逐渐的和全国进行竞争,尽管当时大事小事都争,我在书中都写到了,为一个项目去争,甚至为一个股票认购证的排名,我们也争得难分难解,尽管这样,但是我们今天很多人同时坐在一起还是经常回顾说“那时候干活还真的有意思,不像今天,好像也不知道天天在忙活些什么”。

“陆家嘴事件”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委屈

网易财经:您股市生涯遭遇到的第一个挫折应该就是“陆家嘴事件”吧,您今天再来回顾的话,其实运作这个“陆家嘴股票”的指挥也并不是您,您当初为什么要承担?

阚治东:当时我是申银万国的法人代表、总裁,当然,尽管我上面还有董事长、监事长,申银万国我也写到过,有一些奇怪的体制:董事长不是法人代表,总裁是法人代表,这是一种历史的原因造成的,不管是从什么角度说,申银万国是参与了这个事件的,我在书中也客观、如实的说了。当然,大家也说了“也不仅仅是你了,决策班子里面也有党委,也有董事长、也有监事长,上面还有主持工作的副总裁、总裁,还有一些部门”但我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必须要有一个人做出一定的牺牲的话,那么可以用一个人的牺牲,避免大家从总裁、副总裁、分管老总以及部门老总、部门那些项目经理全部受到处分;与其这样,我说还不如我们由一个人来承担。当时我也很坦率的和我们的北京调查组说过,甚至我在书中也写到,我们在行政答辩会上希望他们如果要处分的话,就处分我一个,最后大家也听取了我的意见,毕竟这个事件有一定的特殊性。反过来,我自己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委屈,我认为这件事如果是我们做错了,那总得要负责。

网易财经:这件事情对您人生轨迹产生了一个什么样的影响?

阚治东: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不可能从证券业转到创业投资方面去,也不可能有我今天这么多的创业投资故事好讲,是不是?所以反过来对我来说,还可能是给我创造了另外一个机会。

网易财经:我在读您的书的时候,您讲了,当时其实您除了免职之外,还有一个请求,就是想在申万做一个很普通的职员,但是这个要求没有被允许,您当时心里肯定是充满了不舍的情节吧?

阚治东:因为在当时是有一个先例的,我在书中也写了,是光大银行的冯国荣(前光大银行副行长),受处分以后,实际上光大银行的总行并没有把他调离光大银行上海分行,实际上把他放在一个总督察室,有一个牌子挂在那里,或者是总行驻上海的什么部门,我当时想可能也会给我这样一个机会,不一定完全就是(一撤到底),说做普通员工嘛,可能就是调侃调侃而已,人家怎么可能叫你做一个普通员工呢?可能就是挂一个什么虚职,那么我想这件事是大家都明白的一个事件,应该会有一个时间性,过了这个时间可能一切就都解决了。所以当时领导问我“你愿意到哪里去?”我说“哎呀,我就留在这里行不行?”结果领导说不行,我如果留在那里会影响其他继任者的工作。

网易财经:现在回头看“陆家嘴事件”给资本市场带来一些什么教训,我们可以从当中学到一些什么东西呢?

阚治东:我一直想说这个问题,实际上“陆家嘴事件”是我们整个斗争中的一件事而已,整件事件是我们两个城市之间的竞争,我始终认为,竞争是必要的,没有竞争就没有发展,就没有提高,但竞争要适度,过度的,不择手段的竞争是不可取的,我相信今天的人们已经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了,类似当年我们那样的过度竞争,今天我也已经充分认识到了,所以我相信在我们未来的行业当中还是会有竞争,但是大家还是要把握住竞争的度。

在看守所里问同行:“这个行业到底是怎么回事?”

网易财经:既然有“陆家嘴事件”的前车之鉴,为什么您还会接手南方证券?因为您去的时候也知道,它已经是处于濒临破产的境地了,您事后有没有觉得后悔当初的决定?

阚治东:从客观角度来考虑有两方面的原因:从我们主观角度来说,我对证券业确实还是有感情,当时如果人家组织上不是叫你到深创去,是到深圳某个国企去当老总,可能我们会有几分犹豫,不可能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从客观的角度说,我们这一代人还有一点服从组织安排的问题,因为毕竟找我谈话的不是随便的一个人说“你有没有可能到南方证券去?”,都是我们的市委组织部长,我们的书记,我们的市长,对不对,包括证监会的领导,所以这个对我们来说,好像感觉还有一个服从组织安排的意义,所以到南方证券去,从严格意义上说是两方面的原因,客观上、组织上叫你去,主观上自己对证券行业还是比较热爱。

网易财经:因为您在“南方证券”的事件导致您之后有二十多天的牢狱之灾,这几天的生活,让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我看您书中提到一句感受,说“监狱的残酷不亚于证券业”。

阚治东:当然,我写的这段历史和我们今天谈的证券历史是毫不相关的,实际上监狱里面也存在着竞争,这种竞争是另外一种竞争,实际上在里面我感受最深的倒不是这些事,感触最深的,一进去以后一说我是“南方证券”的,他们说“南方证券?知道,你们南方证券好多人我们都认识的。”当时我们南方证券有一大批干部,起码被他们报上名的有一、二十个干部都在这里和他们待过。

网易财经:是深圳的看守所?

阚治东:对,都待过,包括有的副总裁,也包括很多的部门老总,当然后来有我和刘波、郭元先三个总裁都进去了,所以想想我们南方证券,给很多干部员工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这些方面我还是有感触的。另外书中也写到了。(在监狱)我见到了其他一些我们早年证券业的同行,所以我也发了一些感叹,我说“这个行业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代证券人几乎都没有太远离这个行业

网易财经:现在跟您同时代的那些证券人,像管金生啊,您跟他们还有联系吗?

阚治东:应该说上海的一批老同事联系得比较多,实际上我和他见过几次面,我记得第一次是我请老管(管金生,前万国证券总经理),我说“老管出来了,我们喝喝酒”,因为我知道老管过去酒量是很厉害的,早期的时候他也曾经跟我在不同的场合拼过酒,那个时候大家都是表面上互不服气的,所以那天我记得有我,还有华夏证券原先的邵淳(前华夏证券总裁),反正一共有几个人吧,我们带了两瓶江西的三十年的四特酒,因为老管是江西人,所以大家说带两瓶江西的四特酒。结果老管一上来说“哟,我不会喝酒了,好久不喝了。”但是喝喝喝大家聊起来以后,完全放松了,所以两瓶酒都喝完了,大家也喝得很有感触。这也是我们对他的一个祝贺,也希望他好自为之。后来我记得还碰到过几次老管,但是发现他还是比较沉闷,但是我也没时间跟他细聊了,其他的人见得还是比较多。

网易财经:比如说

阚治东:像张国庆(前君安证券总经理),后来在深圳的时候见过,当时我们深创投的办公室是在投资大厦里面,他当年搞了一个“九鼎公司”也在我们那个大厦里面。还有陈浩武(前湖北证券总裁),浩武是在我自由以后给我打过电话,也到上海来过,他现在北京,前段时间还说过“你有时间到北京我们一块儿聊聊”,我和浩武聊得比较多一些,其他的一些老同事也见过。汤仁荣(前海通证券总裁)也见过,他后来到一个房地产公司了;还有江苏证券的鲍志强(前江苏证券总经理)也在深圳,所以一批老证券人大家只要有机会,还是会聚在一起的。但是现在就是机会不凑巧,都天南海北的,有在深圳的,有在北京的,有在上海的,大家凑在一起也不是很容易。

网易财经:他们多半还是从事跟证券相关的职业吗?还是说已经远离这个行业?

阚治东:我看了看,大家几乎没有太远离这个行业,就像我们搞创业投资的,说白了也是和资本市场相关联,因为创业投资比实业投资是讲究退出渠道,实际上我们主要的还是资本市场,所以今天所做的还是跟证券行业相关联,我看其他人做的基本上也都差不多,当然也有休息的,说“算了,不干了,还有啥干头?到现在还没想明白”也有这样的。

绰号都是媒体给的叫我“证券业的老人”就可以了

网易财经:您如何来评定您那一代证券人的功过?有一种观点,包括您在内的第一代证券人的坎坷经历,是因为制度不完善造成的,您觉得您这一代人是制度的牺牲品吗?

阚治东:我们不完全这样承认。首先我认为我认识的那些早年的第一代证券人,我知道他们当初积极投身于证券市场的早期建设,无论从主客观的角度都是想为这个市场而努力,并没有太多的私欲,因为早年也没有这么多的私欲可想,早年的资本市场很薄弱,很小,并没有像今天我们看到的这样,有什么东西可捞。早年的资本市场,一些早期的领军人物多多少少都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今天我们细想起来,只能说当初我们都是像邓小平说的是“摸着石头过河”,因为这条路没看出来,必须要有人去趟这条路,路咋趟?“摸着石头过河”,摸着石头过河就难免会有坎坎坷坷,我们只有从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可能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网易财经:因为媒体给您很多称号,比如说“上海滩猛人”“证券教父”、“救火队队长”、“阚二毛”这样的称号,您自己最认可哪个?

阚治东:这些都是你们媒体给叫的,有的时候叫得我自己都莫名其妙,怎么这样叫我?说我“猛”,我猛

[1] [2] [3] [4]  下一页

最新企业单位
  • 格桑花开金银滩12-12

    来源时间为:2018-12-10因一首《在那遥远的地方》,金银滩草原催生了无限的浪漫;因诞生“两弹一星”,金银滩草原怀揣了历史的神秘;因草原辽阔、水草丰美,金银……

  • 旅游陪护、送餐上门、家政服务、邻里互助……吉林长12-07

    来源时间为:2018-01-27核心阅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截至……

  • 2017年青海省海北州土地储备专项债券12-05

    来源时间为:2017-10-13登录超时,稍后再试免注册快速登录注册个人门户消息通知公告0钱包设置投资学院财道社区理财客名家直播宝和金融放心保炒股大赛期货大赛和……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